2018-2019

2018.11.29

没有被名利的欲望所吸引,却也没有爱他人的能力,是不能在这个世界上堂堂正正地生存下来的。唯有怀抱着自己那份虚伪的天真,在这个社会上勉强生活。

可是,无论如何也想要活得更加认真一些,去做我想做的事,去遇见我想遇见的人。这是我从束缚着我的深渊中爬出来时,所想到的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事。

不能再逃避了。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活下来,这一点我比谁都更清楚。

2018.12.6

最近,在网络上搜索各式各样的杀人案,以此打发时间。

好想与人进行发自内心的沟通,仿佛第三只眼打开一般,洞察双方的内心世界。好想真正的理解他人,被他人理解。唯有这样,才能真正地爱上什么人吧。

2018.12.18

我想地球之比于宇宙,如同城市之比于荒漠。

宇宙是荒漠,空旷而了无生气。从谁也不存在的真空之中放眼望去,看到的不过是行星与恒星所发出的,忽明忽暗的光点。星球的表面也大抵如此。火星的表面,是红色的氧化铁组成的,充满了沙丘与陨石坑的地表。除了荒漠,也想不到别的语言来形容了。

2018.12.28

今天,有了更多关于地狱逃离这个游戏的世界观的构思以及想法。开始做这个游戏也差不多两年了,不断将一切推倒重来,看着一切逐渐趋向完善,真的很开心。

2019.1.8

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不杀人就会得不到幸福的人的话,我是不会因为他杀了人而责怪他的,这就是我不被大众所接受的,独属于我自己的价值观之一。

十个人欺负一个人,那是欺凌;十万人的意志将一个人送往绞刑架,那便是正义了。说到底不过是少数人与多数人的利益冲突。但我也是一个支持将他们送向绞刑架的人,所以我在其他人眼中依然是正义的吧?

于是我不禁想,这种时候,如果我是一个外星人就好了。那么我就能成为人类的旁观者了吧。就像动物学家观测野生动物一样,不帮老虎打猎,也不救下被豹子抓住的羚羊,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静静地看着而已。

2019.2.15

因为父母不想让我待在家里,在外面闲逛的时候去了墓地。外面下着小雪。那是一片被雪覆盖后及其美丽的墓地。空气是安静的。

顺着高高的石阶向上攀登,一路都是相似的景色。想要停留在一块墓碑之前,也会被冷气催促得尽快动身起来。如果天气晴朗,阳光可以透过树叶的间隙照射下来的话,真想打个盹啊。只是,这里会有我休息的地方吗?恐怕是不会有的吧。

我本不应该活下来的吗。那种事情已经怎样都无所谓了。若是大雪降下,就连墓地也会变得美丽起来。

2019.2.16

又是不在家的一天,缩在居民楼的地下室与车库,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完成了《人偶、宇宙、追逐与被追逐之梦》这样一个毫无逻辑的短篇。回过头看来,虽然整篇不知所云,在文字和意境的处理上还是让我感到了能触动到自己的地方。或许这会是我创作出一篇长篇意识流小说的契机吧。

2019.2.23

抱着最现实的想法,做一个确实像是现实中真真切切存在着的那类人,把人生的大多数时间理所当然地花在只是为了活着这件事上,然后能有一点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就满足了。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就会感到过去的我的想法是多么地不可思议,与此同时过去的我的行动也是那么不可思议,于是我不禁发出疑问:“这本日记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日记已经写了三个月,大部分的内容被我陆续抛弃,残存下来的部分不足三分之一。今天的我总是不能理解昨日那个名为我的人到底在想着什么,以什么样的方式行动,这样的事情已经持续了三年,所以才想要写下日记来观测过去的自己。为什么那个人要以那样的方式思考?为什么那个人要故意为难自己,追求根本不存在的事物,让自己越来越痛苦呢?

最近,我的思维越发贴近常人。与其说是贴近常人,不如说是灵魂被包上了一个像是常人般的外壳,外壳内的东西便是秘密,即使到死也无法说出,甚至很多不能存在于这本日记之上。现在的我,只是想过一个平静的生活而已。平静的生活,意味着清晰的逻辑思维,与创作艺术所需的想象力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若是两者都想维持,不愧是任何人都会感到困惑与思维混乱。但我觉得我应该成为一个这样的人。

2019.2.26

我相信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无论是我所思考的事情,我所创造的事物,我的悲伤与痛苦,全部都是有意义的。不要空谈未来,但要期待未来。这就是我现在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