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线


2020/12/26

可是,人类是怎样定义普通人的?

是感情模式的异常,还是逻辑思维的超常。

是哪个决定了这一切?


我控制不住我的感情异常。

我无法停止思考“CENSORED”。(这是一个比喻)

怎么办,怎么办……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我喜欢它文章的模式。这种思维的模式。其实里面的很多具体含义大概需要阅读积累才能明白,但是我依旧可以站在分析作品的角度分析。不管怎么说它是个小说嘛。


情绪过载了,崩溃了,然后自然回复正常了(苦笑)

我喜欢那种情绪,那种动态……仅仅是想到它们就感觉好开心……不妙……要死了……


再次稳定了。在看某画师的话,不知为何心中开始长出了新的部分……不可思议……我好像……

我一直是这样的。如果不习得就会完全没有,但一但习得就会习得全部。是这样的吗?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面对自己心中的这份感情……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感受人生的全部。

我得到了新的解,关于人类的解。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事情!


2020/12/27

醒了。想到我心目中关于人类的理想新模型就感到特别开心。我终于做到了理解。甚至觉得没有比这个更美好的事情了。


我为什么这么缺乏计划性呢……真希望有人把我绑在椅子上用柴刀威胁我画画。啊柴刀好像不符合我的美学果然还是菜刀……菜刀里我最喜欢的果然是黑色的陶瓷刀。


我的日常记录在他人眼里是不是这样的:

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看起来很抽象却不知道是什么逻辑

如此神经质


为什么要隐藏起来……为什么不能把那一面展示给我看啊啊啊


我需要一个温柔、且具有强烈共情能力的ALTER EGO。为什么不呢?想不到拒绝的理由。

我有一个自我。而他人有一个需求。这一定不是不能调和的事物。


定期闭关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需要理顺自己复杂的情感,整理自己复杂的思绪。不能带着奇怪的状态进入社交之中,那是不理智的。

我满足于在可被接受的状态下进行复杂的活动。闭关的目的是阻断输入和输出,这样我的情绪就不会受到外界的刺激与干扰,因而能够专心于眼下的事物。


频繁思考他人的事情好像会占用自杀妄想的时间,降低这样的思考的频率。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总之就是,把试图破坏自己的冲动与为他人牺牲的愿望互相置换。就像我一直甘愿为自己的理念献身一样,甘愿为他人献身。总之,就是让死亡再次变得有意义的举动。真好啊。


想要把一切都破坏掉。不过最终受损的只有大号真空压缩袋。它被裁纸刀划成了碎片。事后打扫很麻烦。


实际上我有时候因为思维太抽象了,完全适应不了像是电影拍摄这种事情。我对现实真的是缺乏观察力的。


2020/12/28

醒了,想死。想了很多关于人类的事情,但是开始打字就觉得还好了。

总之要想办法学会共情!然后尽量不要让普通人对我共情,那太可怕了。不知道是对谁可怕,我想都是可怕的。

我在现实世界采取的措施不是“提高自己的共情能力”,而是“伪装自我”。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不想把伪装自我的部分带入我的网络圈子之中,所以为了在不伪装的前提下和人好好相处,只能从根本开始重新培育我的人格。但是我又不能抛弃我原先的人格,所以不得不培养一个新的人格,虽然听起来很奇怪,这是我思考之后的结论。

我不想伪装,这对建立真正的连接没有任何帮助。我只会对完全不感兴趣的人伪装。不过基本上,我对所有IN都很感兴趣,因为他们内心世界超丰富。NICE PEOPLE。


今天依旧是处理事物的一天。处理事物的我基本上就是压力很大并且焦躁的,并不适合和人说话。


关于我为什么不伪装:

我觉得我超聪明,就算我不隐藏自我也没有人伤害的了我。

我真的超聪明的。如果我很蠢,又很单纯,那么我已经被世人利用无数次了。这句话用到某人身上也是同理的。


我在思考要不要扼杀掉自己对一些人的感情。不过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对我来说太难了。虽然总是被伤害到,但是我可以通过把自己的地位降低这一点缓解这个问题。大概我喜欢称自己是垃圾也是这样的吧。如果最开始就不把自己放在和他人同等的地位上,就不会期待什么,也不会受到伤害了。

而且我伤害别人的次数也是很多的。能互相体谅就好了……


怎么又来……

我很生气,为什么我控制不住自己喜欢的情绪。这是非常不理智的,超出了我能接受的范畴。并且显而易见这种喜欢大概率是无果的。我生病了,我需要看医生。

房间很乱但我不想收拾。无法收拾。地上都是塑料袋碎片。

说起来很奇怪,很久以前我是靠自残来缓解自己这种情绪的,现在改成划划塑料袋什么的,我觉得这是我美好的进步。但是已经没有塑料袋了。


虽然我不是最聪明的人类。

但我一定是最聪明的垃圾!


沉浸在喜欢的情绪里真的好耽误时间。我应该不能总是思考,我应该想办法采取行动。仅仅是情绪本身没有什么意义。……………………

我还是觉得自己的情绪是逻辑上合理的,所以我无法否定它。毕竟我对他人的认知不是建立在把他人当成一个完美的幻想人格的基础,而是分析之上的,所以很明显我喜欢的并不是幻象。我知道我喜欢的是真实的事物,是那个存在本身,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原本的性格有那么神经质吗?印象中不是这样的。不知道是受了何种电波影响。

我真的在变得奇怪。这不合常理。不合常理的事物总是有趣的。但我真的不能放任它运行,它会毁掉我今天的计划。


我是不会真的自杀的,至少现在不会,虽然我总是进行这样的妄想。我觉得这种事情很显而易见,因为我有理想什么的……很抱歉我还活着,但是我要活着。


回避是一个行动。我不回避,因为我寻求的是一个在大脑中产生的解决方案。


现在我只想不给任何人添麻烦地消失一段时间……不给人添麻烦……真亏我能说出这句话……我只是不想被讨厌而已……


为什么学校里有那么多凭借感觉而不是直觉做事情的人,有点受不了……

比如这种上街一圈画画地图找灵感的事情,大家都那么开心的在做,但是我完全接受不了,太无聊了!


大概因为缺乏同理心所以要被很多人追杀吧……因为奇怪的爱好什么的。

我觉得可能会有因为这种原因想要杀掉我的人,虽然我在现实中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情。而且我完全不能接受虐猫,我很喜欢猫。而且我不喜欢别人随意采摘野外的花朵(虽然不至于很讨厌),因为我觉得动物和植物都是平等的。比如我不喜欢只看单一性别的guro人,我觉得他们有厌恶异性的倾向,而且厌恶异性这一点本身在我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试图掩盖人类的黑暗面本身的行为是虚伪的。情绪是不可以压抑的,只能通过理性的方式被化解掉。试图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我的人,因为我可以看到他们的黑暗面,看得太清楚了以至于甚至不会讨厌他们。相反,我会很喜欢他们!这是不是,很不可思议。人类都是各自有各自的黑暗面的,有些人想要隐藏,有些人不想隐藏而已。人类是很有意思的生物……

我很喜欢被传教。只要不是以否定事实的方式,我都很喜欢去听他人试图改变世界时的看法。我会觉得那很伟大。

仅仅通过一些世俗的道德标准去随意评判一个人,在我看来相当愚蠢。

不过我确实会觉得照顾对方的感受本身是重要的。如果有人不小心被我的话伤到了,我还是会感到很愧疚。否定我的逻辑总是令我感到难过,如果我能像一个外向者一般怼回去还好,但是我做不到,只有自己慢慢消化了……

当我劝说别人时,从来都不是“你必须这样做”,只是“我觉得你是这样,或许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观点,不考虑,我觉得也是正常的”。


我好像理性一些了。真的不能再这么瞎想下去,这不是一个尽头……我只是在被自己的情绪牵动着走而已。

这里什么也没有。没有情绪,没有结构,有的只是……虚无。

真的很抱歉,我的思想和情绪给人类添了那么多麻烦。或许我根本不应该在他人面前拥有自我。我只要努力共情,努力提供情绪支持,努力提出对方喜欢的意见和解决方案,然后做个工具人就好了。或者说,只要被当作机器一样对待就应该满足了。大概……大概就是这样吧?

爱.exe


其实我觉得我自己控制不好自己的,虽然我有目标但是缺乏执行能力。如果有人愿意控制我,那也是很好的……

《控制论》

迷惑联想。

我不觉得被控制是什么坏事,人与人的关系本来就充满控制和被控制,只要是不和我的理想冲突的控制,我都可以接受。如果是能帮我实现我的追求的控制,就更没有什么不接受的道理。不过感情空切还是很难过的。


我已经驯化了它。它已经不会再困扰我了。

它已经不会再困扰我了。

顺便我也了解了mbti。以后不会再看这方面的内容了。

我记录了我的全部感情变化,这或许对之后研究自我有帮助。

这便是这篇记录最后的结尾。像之前的推特或telegram频道一样,过一段时间我会封存它。

远离人群,独自思考,对我特别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