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白色星球

将双手交叉并合,面向广阔的宇宙,缓慢闭合双目,感受着轻拂穿过耳边粒子的微风。

从很久以前开始,这颗纯白色星球上就只有少女一个人了。一望无际,表面铺着纯白色细沙的小行星,在宇宙巨大的黑漆漆的真空之中闪烁着。

无论站在什么位置、什么视点来看,细沙铺成的沙漠都会像牛奶般从脚下的足印蔓延开来,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彼端。她时常像这样站在沙地中,独自一人对着漫天闪烁的星星发呆。

在这颗星球上的生活,是属于她一人的,永恒的孤独。没有同伴,没有家人,没有仇敌,甚至没有擦肩而过的陌生人;没有光,没有暗,没有薄雾一般地保护笼罩在地面上的大气;有的不过是单调的、白得刺眼的沙地,以及其上方深邃而无尽的太空。因此,这份孤独也不会被任何人观测到。是啊,大概永恒的孤独在能够被人观测到时就不存在了吧。

爱是什么,恨又是什么?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互动,以及由此而生的复杂的情感,她大概一概不知吧。因而,无论是诞生于欲望的美好,还是消散于恐惧的丑恶,都与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联。这样的少女,用“白水晶”来形容也不为过。纯洁无暇,但又拥有七的硬度,黑洞一般的孤独与绝望也不会将她的外形改变分毫。那么,就称她为“水晶”好了。石英这样想到。

属于水晶的孤独结束于一个完全依靠随机性发生的事故。这场事故的罪魁祸首就是石英了。像是这样,因为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随机事件而被突然改变的人生,每一天都在这个宇宙的某个角落悄然间发生着。纯白色星球所在的星系中,恒星是一颗低光度的白矮星。那天,那颗白矮星也正常地从地平线上升起了。水晶仿佛是在担心漫天的星星会突然从天空坠落一般,打着透明的雨伞漫步于纯白色的细沙之上。

——随后,在某一个时刻,名为石英的机器人乘着飞行器降落了。

石英的飞行器呈流线型,全身被坚硬的铁皮装甲覆盖。从外观上来看,有着极简主义的风格,像是一个水滴状的灰色铁块。飞行器着陆前,一开始也是优雅地悬浮于半空中的。随后,隐藏在侧边的暗门被打开,门下方长方形的长槽中,一条长长的楼梯仿佛机械生命体般生长、组装、伸展,最终在到达沙地表面后归于沉寂。水晶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飞船。后来她才从石英口中得知,那竟是一艘军用的宇宙战舰。

在那之后,一个剪着整齐的黑色娃娃头的脑袋从中探了出来。石英从飞船的内部走了出来,缓缓迈下楼梯,随后像是猫触碰路上的积水一般,用黑色的长靴触碰柔软的沙地。

水晶呆呆地注视着她的身影。除了相当整齐的娃娃头作为特徽,她还穿着一件灰色的、看起来很厚却仿佛没有重量的大衣,大衣上印着奇妙的电路图案。那衣服究竟是什么材质制成的呢?从观感上讲,像是硬质的丝绸,随风飘荡的姿态既坚硬又柔软。大衣下是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皮质短裤和长长的靴子。靴子和短裤的间隙露出了仿佛无机质的生物般,没有丝毫血色的大腿。

“啊!这里居然有活着的生物存在……糟了!”她的声音带着人工合成的语音一般的电子感。她的语音语调标准、美好到令人陌生。

她转向水晶,露出了有些困扰的表情。像是复古的电子荧屏一般的黑色双眸中,闪烁的绿色方块图案带着奇异的光芒。

“这样的小行星上居然能诞生你这种生物,而且只有一个,真是少见。一般情况下不都是会因为孤独而死掉的吗?啊啊,大概是我运气不好吧。明明已经充分做好观测才选择在这里降落的。”

她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盯着水晶看,而后者只是毫无反应的呆呆的望着她。毕竟,水晶是独自一人生活,生物与生物之间为了交流而使用的语言理论上也没有必要学习了。于是,两人就这样互相凝视许久。

“所以,你是一个人诞生于这个星球的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之后,石英才又开口说道。

“……”

“你不会说话吗?难不成,没有进化出可以说话的智能?总之,先报上我的姓名好了。我是黑石英。不过,你叫我石英就好。至于这位。”她拍了拍自己的飞船,“是追赶者号。怎么样,是个好名字吧?”

水晶的确是对自己的过去没有一点印象了。独自一人在纯白色的星球待久了,过去的记忆也会逐渐变为纯白色然后消失不见吧。或许,我是出生在这里的?她这样想道。但是,我是怎么出生的,为何会诞生,这样的事情,她一点也回想不起来。

“不知道……”水晶已经不知多少年没使用过的发声系统突然开始有了运作的迹象。她终于开口说话了。

“啊,你原来会使用语言呢!只要你多说几句,我的大脑就能自动翻译你的语言了。毕竟我可是人工智能啊。不过,真是伤脑筋。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呢?”她说着露出困扰的表情。

不过,即使面对这样的话,水晶也没有做出回答,只是略显困惑的歪了歪脑袋。于是她继续说道:

“我是个旅行者。现在正在旅游,顺便收集星系和星球的数据。总而言之,先调查一下这个行星的状态好了。”

她这样说着,身后立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全息屏幕。屏幕中全黑的页面上,星系与星球的图片不断地放大与缩小着,展示着不同尺度的宇宙模型。图片的旁边,用蓝色与绿色的像素字体清晰地标注了每一个星球的名字、质量等等的数据。

“这些数据都是我实地考察得到的。当然,是具有一定距离的实地考察。我是很少会停泊的。因为,我觉得美丽的事物只是从远处看着就已经很幸福了吧。只有想要在星球上收集什么独特的数据,和与其上的生物接触的时候,我才会有着陆的欲望。”

真是不可思议的人啊,水晶不禁这样想着。她所在的这颗纯白色的星球之外,居然还有如此丰富多彩的世界,而这样的世界,正在被一个独特的旅行者所观测并记录着。在这样的数据背后,究竟隐藏着一个怎样绚丽、丰富的世界呢?看到这样的画像,她第一次萌生出了想要了解世界的渴望。

于是,水晶提出了人生中第一个问题:

——“那,为什么旅游?为什么了解,记录呢?”

“这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现在说的话,恐怕一天一夜也无法描述清楚吧。”

“为什么,要降落到这颗无名的小行星上?”

“啊,这个的话。能源没有了,真是困扰啊……”她一边说着一边无奈地摇着头,“在宇宙中旅行,总是会有这样的困扰吧?幸好,在能源耗尽之前,我侦察到这颗星球上存在着充足的能源。实际上,这些细砂所包含的物质正好就是驱动追赶者号所需的能源。”

这样说完后,她露出了仿佛薄雾一般冷酷的微笑。不过,就算看到这样的表情,水晶也只是没什么表情地微微点了点头。

“嗯。”

“……所以,就算你不同意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已经没有能源,所以马上离开这里是做不到了。接下来,我会在这里架设临时的矿场,把所有的物质都转化为能源储存起来。在那之后,失去了很多质量的小行星的宿命究竟会是如何,我就不知道了。恐怕,会脱离轨道,然后撞到什么其他的行星上去吧。”

“……可没有了居住的地方,我怎么生存呢?”

“关于这个……”她说着露出了难以捉摸的无奈表情。“你已经不记得自己的过去了吧?那张脸看起来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我会将你带走的。然后,你可以和我一起旅行,遇到你觉得是你应该归属的地方,也可以离开我。”

“我的归属?”

“就是你觉得自己应该存在的地方吧?在那里,你会发挥属于你的最大的价值。”说完后,她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得不说,我只能这样做了。如果你不同意,而是执意要留下来的话,大概率会死,但可就省去了我的麻烦了。”

水晶将手抵在下巴上,用认真的表情思索了一会儿。

“我同意。但是,一个条件,可以吗?”

“你说?”

“先在这颗纯白色的星球上,和我生活一段时间吧?”

水晶对自己居住的纯白色星球有着深深的留念。不过,既然事已至此,这大概是最好的方式了吧。在离开之前,至少还可以重新观察它,然后郑重地告别。

“也不是不可以。那么,作为少见的实体考察活动。让我来见识一下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生物吧!”石英这么说着,咯咯地笑着,“对了,你的名字是?你还没有名字吧。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白水晶了。我会称呼你为水晶的。”

“对了,石英。你所经过的行星中,还有和这颗纯白色星球类似的行星吗?”

石英歪了歪脑袋,眼睛中的图案飞速地变动着,一会儿呈现出照片,一会儿呈现出函数一般的图像。她好像在仔细地思索。

“不,没有。”半晌后,她回答道,“像是这般纯白而无暇的星球,我也是第一次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