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希亚

视线前方的景象断断续续,就连颜色也不甚分明,仿佛梦中一般。但是,我仍然判断出,那是一片充满湿气的森林。空气中弥漫着大量白色的雾气,能见度只有几米。或许是阴天的缘故,没有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透出来,整个森林弥漫在死一般的寂静中。总之,一切都是这么的阴暗、潮湿,真是糟糕透了。

我穿着运动鞋走在长满了苔藓与地衣的地面上。不知是紧张,还是空气太过潮湿的缘故,我感到有什么液体沿着我的额头滑下,最终流入了我的口腔内。那是汗水吗,虽说如此,我感受不到任何味道。不如说,我的神经已经趋于麻木,只是凭借着本能一般向前走着。我究竟是要去往何方呢,又或者说,这条道路究竟通往何方呢,就连这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没有停下脚步。我甚至没有停止行走的力气。大脑中没有传来任何负反馈的电波。于是,我一步一步地、缓缓向前走着。

道路的尽头,我遇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少女。或者说,看起来像是人类幼年体的什么东西。她像是什么透明的实体一般站在那里。无数的物质从她的胸口、腹腔、手臂与眼窝中伸出。那物质仿佛触手一般舞动着,有时被看作是腐烂的肉块,又或是章鱼的吸盘,认真眯起眼睛去看,其中还夹杂着昆虫的口器、蝎子的尾巴。

——希亚。

欸?

——我的名字,是希亚。

声音仿佛直接贯穿脑髓般进入我的大脑,然后,被已经疲惫至极的神经网络以超常的速度分析并整理。

——你一定在这里寻找了很久了。真理就在这里。

什么?

——我是说,真理就在这里。你不想知道吗?通往天狼星的道路。

我感到了些许的不适。

——我会将你的全身尽数吞噬。你的四肢、你的躯干、你的内脏。这不正是你期望的吗?在这之后,我将向你指名通往天狼星的道路。在那里,你会和你喜欢的事物相会。那是一个绝对没有人类情感的世界。那里没有人类,甚至没有任何生物,只有无数立方体与多面体悬浮于空中。

闭嘴!我几乎大吼。但是,任何声音都仿佛是被森林生生吞噬一般发不出声响。甚至,还可以听到树叶沙沙地移动着的声音。

——在你的周围,你此生从来没有听过的、结构复杂却又精妙的歌曲会回响在你的耳畔。你会在那里得到幸福的。不是吗?

名为希亚的生物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舞动着的、像是触手一般的物质在我的眼前随风飞舞。它们像是毒蛇爬行一般缓缓缠绕住我的身体,囚禁了我的四肢,用力勒住了我的脖子。窒息与全身充血的感觉随之传来。我理应感到痛苦。但是,比起肉体上的痛苦,我却感到了实实在在的恐惧。不是来自眼前超出人类常识的景象,而是来源于我对自己的恐惧——我确实在感到异常的兴奋。这种兴奋甚至压过了痛苦,让大脑变得昏昏沉沉,好似飘在棉花的海洋一般。与其说这种兴奋来自于心理学意义的受虐倾向,毋宁说来自什么其他的东西。那究竟是什么?我不明白,无法理解,因而切实产生了这样的心情的自己感到深深的恐惧。视线逐渐变成一片黑色。意识模糊的边缘,我在黑暗的尽头看到一丝光亮。那光芒是如此的耀眼,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要伸出双臂去触碰它。于是,我开始奋力地挣扎。用尽全部力气,拖着体质不良的身体奋力地挣扎——

啪。

我的意识瞬间清醒。这是中性笔掉落的声音。一直拿在我手上的中性笔不知何时已经滚落到了脚边。面前是整齐地摆着数学试卷的课桌,周围传来了细细簌簌的笔尖的摩擦声。毫无疑问,这里是教室。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究竟是睡着了,还是在单纯的发呆?可是,脑海中的恐惧感与兴奋感如此强烈,我拼命地抑制住慌乱的心跳,试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慌忙地看向挂在墙面的钟表,再看向几乎没有动笔的试卷。已经只剩下半个小时了。我弯下腰,捡起笔,凝视着眼前的试卷上密密麻麻的数字。可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在脑海中将它们连成一个完整的,具有实际意义的公式。就连题干的文字说明部分,也是模模糊糊的,像是某种古埃及的文字一般。集中注意力。我闭上眼,在心中不断地给予自己心理暗示,汗水从额头滑落,流进口腔内,带着淡淡的咸味。可是,兴奋感依旧在脑海中盘旋,仿佛要冲破这具身体喷射出一般。

滴答、滴答。教室依旧很安静,能听到钟表行走的声音。像是在电脑上复制粘贴拖拽后整齐地排放的课桌前,同学们在埋头奋笔疾书。我终于说服自己再次看向试卷。这一次,试卷上的宋体字似乎变得更加清晰了一些。连续阅读了很多遍后,我终于明白了眼前的文字的含义。这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关于因式分解的数学题。我一只手拿起笔开始演算,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脖子前的后街处,将其紧紧压住。不知为何,这让我获得了安全感。

下课铃鸣响。教室里渐渐变得躁动起来。